郑州银行“分红”背道而驰:H股股东83%反对,投资者质疑声不间断

2024年07月04日 103484阅读

《港湾商业观察》施子夫 王璐

郑州银行(002936.SZ;06196.HK)的铁公鸡“不分红”争议正愈演愈烈。

连续4年盈利却未进行现金分红。一边是投资者的愤慨,一边是郑州银行自身的解释,两方之间的互不理解,似乎凸显了投资者的无奈与无力。

日前,郑州银行日前发布了《2023年度股东周年大会决议公告》,诚如外界所观察的那样,这份公告在A股及H股投资者投票中,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数据。

01

H股83%对不分红投了反对票

在该公告的第5项《关于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23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议案》,A股股东同意该议案的比例约达90%,H股股东不同意该议案的比例高达83.11%,换言之H股股东反对不分红投票超过八成。

然而,即便H股反对声众多,但郑州银行的不分红事实仍然得以通过。

外界清楚的是,郑州银行上一次分红还是在2019年,当时的分红方案是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1元人民币现金(含税),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股。

2020年-2023年,郑州银行实现营收分别为146.1亿、148.0亿、151.0亿和136.7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68亿、32.26亿、24.22亿和18.50亿。

不难看出,除了2023年营收下滑外,其他年度都表现向上,而净利润从2022年和2023年都持续下滑。

即便业绩上有所承压,但连续四年不分红的“一毛不拔”显然激怒了投资者。

就在此次股东周年大会投票前夕,郑州银行披露了关于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股东质询函》的回复公告。

股东质询函提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母公司报表中期末未分配利润为149.17亿元。请你公司就已公告的不进行现金分红的原因,对照公司章程中关于现金分红的规定,详细说明不进行现金分红的合理性,并说明拟采取哪些措施增强投资者回报水平。

郑州银行表示,依照《公司章程》第三百〇七条第一款规定:“利润分配的基本原则:本行将实行持续、稳定的股利分配政策,本行的股利分配应重视对投资者的合理投资回报并兼顾本行的可持续发展。在兼顾持续盈利、符合监管要求及本行正常经营和长期发展的前提下,本行将优先采取现金方式分配股利。本行在向优先股股东完全支付约定的股息之前,不得向普通股股东分配利润。”本行2023年度不进行现金分红,主要考虑了以下因素:

一是盈利能力持续承压。一方面,面对复杂严峻的经济环境,近年来本行积极响应国家政策,践行地方金融机构社会责任,服务让利实体经济,生息资产收益率持续下降,受息差收窄及信贷投放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营收增长承压。另一方面,本行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加快不良资产处置速度,从而导致营业支出呈上升趋势。2023年度,叠加外币资产规模变化及汇率波动对营业收入的负面冲击,本行盈利能力同比进一步下降。

二是顺应监管引导增强风险抵御能力。目前经济恢复基础仍待加固,本行切实落实各级政府决策安排,加强风险资产处置力度,努力降低风险资产对利润的影响。截至2023年末,本行拨备覆盖率174.87%,较上年末提升9.14个百分点。因此,本行顺应监管引导留存未分配利润将有利于本行进一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为本行保持经营稳定提供保障。

三是商业银行资本监管政策要求日益趋严。近年来,本行积极响应监管要求,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资本消耗增加,资本充足率呈下降趋势。截至2023年末,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90%,较上年末下降0.39个百分点。同时,自2024年1月1日起,《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施行,在信用风险资产计量方法方面,对房地产业务、项目贷款和资产管理产品等的风险暴露计量更为审慎,进一步加大了资本消耗。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外部渠道补充资本能力较为有限,内源性的资本补充是保证资本充足、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水平的重要途径。因此,本行留存的未分配利润将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有利于缓解资本补充压力,提升资本充足水平,以支持本行的业务发展,维护投资者的长远利益。

综上,考虑盈利能力持续承压的现状,留存未分配利润有利于强化风险抵御能力、应对监管环境变化,为了保障本行的稳健经营和长期可持续发展,本行2023年度拟不进行现金分红具有合理性。

02

投资者质疑声不间断,在分红上背道而驰

从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来看,投资者质疑其不分红成为了最主要的核心问题。

5月17日,有投资者提出,为什么郑州银行四年没有现金分红?2024年以后会有中期分红?

5月21日,有投资者再次提出,郑州银行四年不分红,成为投资者失败的典型案例。证监会国九条出台后,西部地区的兰州银行也计划2024中期分红,请问郑州银行是否有此打算?中信银行、民生银行管理层在股价低迷之时毅然大手笔增持股份,彰显管理层经营的信心,请问郑州银行管理层是否有这样的能力、信心和魄力?

6月17日,有投资者表示,盈利了为什么不分红?还有哪个银行股不分红?

6月25日,有投资者提出,有什么具体共享成果的计划方案?何时实施?如何实施?

在同一天,也有投资者表示,“我觉得不现金分红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现金分红后持有不到规定时间卖出要征收百分之二十的红利税,而股价又要被除权除息,相当于还要亏损分红金额的百分之二十,所以以后如果贵行解决了自身存在的问题,有能力分红了如果坚持采取回购注销式分红,我想公司股价和投资价值一定能够名列前茅。”

郑州银行对此的回应是:资本是商业银行信用及经营发展的基础,监管机构对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有着严格的要求,目前境内商业银行尚无回购股份的先例。

显而易见,对于郑州银行不分红的不认同声音着实不少。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郑州银行连年不分红已经引发投资者众怒,公司即便对此进行了详细解释,不能说没有道理,但与投资者所寄希望的分红可谓各说各话,各说各有理。去年至今来看,监管层持续强调上市公司要加大分红比例,鼓励中期分红等,从多数上市银行的实际情况来看,也都比郑州银行要做得好,郑州银行是2023年度唯一没有分红的银行,这也难怪投资者对此较为不满。如果郑州银行继续不听投资者意见,与同行背道而驰的话,其资本市场表现前景可能面前巨大压力,投资者可能最终会选择用脚投票。

根据公开查询发现,自今年4月份“新国九条”发布以来,在A股42家上市银行中,2023年未分红的仅有郑州银行;Wind数据也显示,郑州银行成为A股上市银行中唯一一家近四年未分红的银行,都可谓独树一帜。

“新国九条”明确,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利润为正值且母公司报表年末未分配利润为正值的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累计现金分红总额低于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年均净利润的30%,且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累计现金分红金额低于5000万元,公司将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

外界对于郑州银行的“ST”风险也担忧不已。

同时,当前已有至少十余家上市银行通过有关中期分红安排的董事会决议或股东大会决议,除了国有六大行外,还有江苏银行、沪农商行、紫金银行等多家中小上市银行。7月1日,渝农商行表示,本行也在研究,结合资本补充、监管的要求和长期可持续的发展等多方面的因素考虑,争取依法合规、积极有序地推进中期分红。

目前的态势是,大多数银行持续加大分红,而郑州银行仍一意孤行,投资者会满意吗?(港湾财经出品)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启科财经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